Skip to main content
བོད་པའི་ཟས་མཆོག་སྦྲང་དཀར་རྩམ་པ། པར་བ་ས་མཚོ་སྐྱིད།

བོད་པའི་ཟས་མཆོག་སྦྲང་དཀར་རྩམ་པ། པར་བ་ས་མཚོ་སྐྱིད།

  • 藏族传统饮食的现状 一
    味地追求便利还是注重文化?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རྩོམ་ཡིག་འདི་བོད་ཡིག་ནང་ཀློག་ན་འདིར་སྣོན།

    在过去的12年里,我一直肩负着维护藏族文化和支持济扶家乡人民的使命。我来自中国西部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交界处的甘肃甘南,她被崎岖的山脉所环绕,是坐落于一个美丽山谷中的乡村——拉卜楞夫地村。

    如今,多数藏族人都过着半农半牧的生活,在我的家乡每年的夏天都一个节日叫“香浪节”,家家户户都到草原上去,那儿帐篷结队、牦牛成排、羊群犹如天上的繁星,草原就像铺了一层厚厚的七彩地毯,我们一住就是好几个月;冬天的时候,我们便在山谷的房子里度过。我们村的大多数人都自己种粮食,当然偶尔也少不了去城里买食物(大概一个月一两次左右),饥饿在我们这里不是问题。

    我们主要种植青稞----它是我们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在青藏高原的高地上,青稞长得非常好,而且营养也非常丰富。不错的肉食和奶制品自然是少不了的,肉类和奶制品基本主要来自牦牛的身上,它们同样也歇息在高原上,因为牦牛在无污染的牧场草原上吃草,所以它们的肉和牛奶是有机的,非常健康。我们的饮用水——天然山泉含有300多种不同的矿物质,但我们的传统饮食中糖的含量非常低。在青藏高原唯一的问题是缺少蔬菜,尤其是在农产品短缺的冬季。

    在我们那儿,每天的标准膳食是这样的:

    • 早餐:牦牛奶茶或酥油茶、糌粑(用牦牛黄油和茶调味的烤青稞面粉)、藏式奶酪和小麦粑粑。
    • 午餐:以前因为在牧场放牧的原因,所以午餐对我们来说很少,如拿糌粑和奶酪简单垫腹一下而已。如果在家的话,可能是炒菜配米饭或粑粑。
    • 晚餐:羊肉、猪肉、牦牛肉和蔬菜,如洋葱、菠菜或土豆一起烹饪的面片或面条。
    Tibetan food
    由三木草提供的照片
    Tibetan food
    由三木草提供的照片

    几个世纪以来,这个古老的游牧民族一直以这种饮食为生,而现代化和全球化引入了新的食品和制作工艺,极度挑战了我们传统的饮食方式。 当一个群体失去了传统的饮食,它也将失去一部分文化----无论从环境和地理知识中看,从可食用植物生长的地方看,或从如何烹饪这些食材,如何照料土壤和耕作农场中,甚至传统本土食物的词汇量也会失去很多。

    因此,我决定通过帮助人们接受传统的藏族饮食文化和健康营养的饮食来解决这一问题。2014年,我在云南香格里拉也就是现在与我的先生和两个孩子居住的地方成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香格里拉建塘文化保护与传承学会。

    在过去五年里,我与很多学校、医生、诊所和村子合作,在迪庆州和安多地区的藏族村落教授营养知识。我的重点是帮助妇女和儿童:因为妇女是家庭的支柱,儿童是我们社会的未来。妇女健康教育至关重要,但在很多藏族社区谈论妇女健康是禁忌。(我记得我不知道如何处理我的第一次月经,我甚至不应该谈论它!)然而,妇女谈论营养更容易,而且,由于营养和健康是相辅相成的,我将其作为谈论其他福利领域的一种方式。

    Tibetan nutrition workshops
    妇女在参加传统的藏族营养研讨会
    由三木草提供的照片

    记得当我怀上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当时我已吃素六年了,为了我和我的孩子的健康,我的医生建议我重新开荤。据我所知,均衡的饮食是健康怀孕的关键。我们的身体需要各种蛋白质才能正常工作。肉类和鱼类有大量不同的蛋白质,这些蛋白质都是健康所必需的。蔬菜也有蛋白质,但我们必须很好地把各种蔬菜搭配起来而且要吃很多才能补充身体所需的所有蛋白质。然而,当我们生活在蔬菜稀缺的高原地区,孕妇是完全可以吃肉补充蛋白的。

    对我来说,与学校合作是很关键的,这样孩子们也可以学习健康饮食。据了解,很多小学生都开始提供饭菜或零食了:比如一袋甜面包和一盒甜牛奶。我也开始注意到儿童因为垃圾食品引起的新疾病,比如:蛀牙、超重,甚至营养不良等,这也就体现出了我在很多学校讲解健康食品的重要性。

    在儿童群体中,我看到一种态度在日趋增长,认为现代垃圾食品很“酷”。作为牦牛背上的民族,父母们不知道这种食物有多不健康,若孩子们在学校表现好,就用苏打水、方便面或加工香肠,甚至是辣条来嘉奖他们的孩子。垃圾食品也进入了传统的庆祝活动,如逢年过节,大人都会习惯地去购买各种各样的加工食品,并给孩子们糖果、碳酸饮料作为礼物。

    中国藏族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使这种转变成为了可能。突然之间,我们可以经常去商店,商店里总会有新的内地、甚至外国产品。现在,许多人依赖盒装或罐装食品。快餐文化更是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到我们涉过的各个角落,对许多人来说,购买加工食品和点快餐外卖是一种成功和“与时俱进”的表现,而那些只吃自己生产的食物的人们则开始被看不起——这给适应现代西方饮食增加了一种社会压力。

    在这里我所提倡的是藏族传统食材、食品和草药的价值。当地食品很多都源于自然,营养丰富,虽加工水平不高,但它是我们文化遗产的一部分。我也相信当地藏族传统饮食文化对我们的环境有好处。在青藏高原的一些地区,就比如我现在居住的地方迪庆藏族自治州,有丰富的高营养的野生可食用植物;传统意义上它们过去是用来补充的饮食,但现在却被遗忘或出售而不被食用。

    Tibetan nutrition workshops
    藏族儿童在参加传统的藏族营养研讨会
    由三木草提供的照片

    当我第一年去很多村落讲授关于这些营养知识的时候,人们非常怀疑,有些人甚至很生气。到了第二年,我得到了一些积极的态度,到第三年,很多人实际上开始倾听和同意。为了让大家更容易理解,我归纳了五种不同的食物:

    1. 能量性食品及碳水化合物,如糌粑、面包和粉条等,在早晨适用能提供一整天所需的能量。
    2. 成长性食物及蛋白质,如肉类、奶制品和鱼类,帮助新生细胞、强健肌肉和骨骼,生长和修复身体。
    3. 保护性食品主要通过蔬菜和水果来防止生病的维生素和矿物质。
    4. 修复性食物如油、黄油、肉和各种种子中的脂肪,以加强头发、皮肤和指甲。
    5. 垃圾食品如油炸食品、甜饮料和加工食品(在这不再太详细地谈此话题)。

    由于我个人长期在非盈利等相关社区服务组织工作,我有机会去美国由美国国会组织的专业人才项目。作为与来自世界各地的300多名专业人士的交流学习(为期六周)的中一员,我有机会去了解和学习有关美国非营利组织在营养方面开展的相关工作。更值得一提的是有幸在美国西南弗吉尼亚消除美国饥饿机构学习和交流关于饮食和营养食品的工作。期间目睹了他们的午餐项目还有课后用餐项目的运作。也看到了他们精心为孩子们搭配的营养餐如:淀粉,蛋白质和蔬菜还有水果的搭配,看到了他们对孩子成长过程中有关营养与健康方面的用心,然而我对于营养餐却有着不同的见解。

    营养健康是一个有趣且充满挑战的课题,要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理解不同的健康观念,甚至医生会提出相互矛盾的建议。在美国西南弗吉尼亚消除美国饥饿机构,他们提倡饮用脱脂牛奶,我也深信全脂牛奶含有对我们身体所需的蛋白质、维生素和矿物质,而有些人则认为素食是最健康的饮食,但是在我们这边很难知道市场上的产品是否使用农药。我不确定不吃蔬菜是否比较好,如果它们确实使用了严重的农药处理。虽然少量的肉类可以提供均衡的饮食,但动物经常被用激素、抗生素和其他化学物质治疗,或者被喂食垃圾,甚至使用催长素。

    关于健康,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但是,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气候宜人、物产丰富的地方,因为它的特殊位置,使我们的文化中本身就包含着如何种植或饲养的知识,那么为什么还要去吃其他东西呢?

    三木草吉是香格里拉建塘文化保护与传承学会创始人,也曾担任过藏懂培训中心的主任,管理过先进养蜂创业项目等。


  • Support the Folklife Festival, Smithsonian Folkways Recordings, sustainability projects, educational outreach, and more.

    .